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 > 天府時評
“在家寫判決書身亡被視同工傷”有示范意義
人氣:1202    發布時間:2019/10/9

9月23日,一則“法官在家寫判決書身亡”的新聞沖上微博熱搜榜,同時帶動了一個新話題:你會把工作帶回家做嗎?此前不久,“加班用餐時間猝死不算工傷”也登上微博熱搜,吸引了1.6億人次關注,近萬人參與討論(據10月8日《法制日報》)。   

  熱議源于這樣一起案例,2017年8月11日,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法官楊文峰下班后,將案卷帶回家并工作直至凌晨。第二天早晨6時左右起床繼續整理案卷材料,撰寫案件判決書。7時許,他在上廁所時突然暈倒,被送往醫院,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當地人社局認為楊文峰因病死亡不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者視同工傷。   

  機械的按照《工傷保險條例》規定,法官下班后將案卷帶回家中撰寫判決書,確實既不在“工作時間”更不在“工作場所”,為此不認定楊法官屬工傷,也是于法有據。但正如法院判決撤銷所指出的那樣,《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視為工傷時使用的是“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而工作崗位并不局限于工作場所,“工作崗位”強調更多是崗位職責、工作任務。法官在家撰寫判決書與老師在家為學生批改作業一樣,是為了完成崗位職責,由此而受到的傷害,依法應當視為工傷。   

  應當說,當地法院對廊坊人社局不予認定楊文峰屬于工傷的撤銷判決和最高法對于《工傷保險條例》的這番解讀,確實既為類似工傷訴訟案件審理判決作出了“指南”,也非常符合當前的實際情況。我們都知道,當老師的在家為學生批改作業幾乎是常態,法官、警察下班后在家里撰寫判決書或案件材料也屬正常,尤其是現如今很多互聯網企業員工,更不拘泥于單位固定的辦公場所,家里、網吧以及咖啡館等場所都可能成為其“工作崗位”,而且隨著時代與科技的發展,這種靈活性、碎片化的工作形態將會更多,為了完成所規定的職責,一臺電腦甚至一部智能手機在手,基本上“無處不崗位”。   

  正如網上流行那句話,誰也無法預料明天和意外哪個先到,現實的工作和各方面壓力,使得很多正值壯年的人都處在“亞健康”狀態,而科技的發展與進步,又讓原本單一固定的工作場所變得更加多元,再僵化的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認定工傷條件是“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勢必會照成很多真正的“工傷”而不能被依法認定,雖然“視同工傷”也屬工傷范疇,但具體如何“視同”并沒有完全形成共識,尤其是在家里工作出現意外,往往很難界定又極易因非工作場所而不被認定,而不少基層人社部門又往往將工作崗位等同于工作場所,客觀上造成了“一地雞毛”。   

  最高法對《工傷保險條例》中“工作崗位”的解讀,讓我們看到了制度的人文情懷,事實上所謂的“工傷”,說白了就是因為工作受到傷害,它所強調的主體是“工作”,也不應該苛求具體在什么場所,員工在外見義勇為,公務人員在出差途中發生意外,傷殘退伍軍人疾病復發等等,依法都應當視同為工傷,這并不是對制度范圍的擴大,也不是出于某種“憐憫”,而是一種實事求是的執法態度。“法官在家寫判決書身亡”的新聞之所以沖上微博熱搜榜,引發數萬網友參與討論,就在于這樣的“工傷”誰都無法預見也隨時可能碰到,因此,視同工傷認定從某種意義上也是關系到你我他的法制民生。(朱永華 )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福彩中大奖在哪里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