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文苑
佛羅倫薩的魂靈(上篇)
人氣:9509    發布時間:2019/7/30

對于旅行者來說,意大利的興奮點之多,遠勝于其他歐洲國家。

 

這不,還沒有從威尼斯的興奮和擔憂中掙扎出來,我們又忙七慌八地趕往佛羅倫薩。

 

這又是一個興奮點——歐洲文藝復興的搖籃。

 

佛羅倫薩在意大利亞平寧半島中部,阿爾諾河流域的山間盆地中,距威尼斯約200公里,是托斯卡納大區的首府。

 

佛羅倫薩還有一個名字,叫“翡冷翠”。據說是中國詩人徐志摩在一首詩中譯出的,有人說這名字比佛羅倫薩更具色彩和詩意,但我以為“翡冷翠”太漢文化了,不如佛羅倫薩西方味濃郁。

 

人們到威尼斯是沖著水城而去的,到佛羅倫薩則是沖著文化而去的,畢竟這里發生的文藝復興運動曾經撬動了世界文明的進程,催動了人類社會向前發展。

 

佛羅倫薩并不大,大約有40萬人口。看不到新城與舊城截然不同的分界線,好像整個城市都是古舊的,彌漫著濃烈的中世紀陳跡的韻味,一條阿爾諾河靜靜地穿城而過,把動人心魄的千古氣韻豐盈在城的兩岸。

 

人們過去在贊美一個地方時,動輒就會使用“人杰地靈”一詞。到了佛羅倫薩時,你就會感到往常都是濫用了,真正的“人杰地靈”是在這里。用不著多提,僅僅是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和但丁、薄迦丘、達芬奇、米開朗琪羅、拉斐爾、伽利略這些人物,就會驚得人直咂舌頭。

 

真的,佛羅倫薩的輝煌,不是隨便哪個城市可以望其項背的,它有太多的驕傲,足以讓世界上任何城市羨慕甚至嫉妒。

 

   仰望但丁

 

走進佛羅倫薩,我所看到的街道大都保持了文藝復興時期的原樣。

 

房舍大多為石材所砌,厚實堅固,每一扇門窗都雕刻得相當精細,就連門的把手也決不重復。巷道小而窄,大都是石板或鵝卵石路面,雖然堅硬得磨得腳底生疼,但卻古樸潔凈。小街小巷密如蛛網,一律的幽暗清冷,一些商鋪、咖啡廳,也拒絕燈火輝煌,僅以少許燈光照亮而已。這里不像威尼斯充滿嘈雜和喧噪,而是相當靜謐,好像生怕驚醒了在這里沉睡的大師一般。

 

的確,佛羅倫薩是大師們麇集的地方。

 

當我們從那座號稱世界第三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出來后,就在這樣的小巷子里穿來串去,一不小心,撞到了但丁的門前。

 

呵,呵,突然到來的驚喜。

 

這是一個小巷的轉彎處,一棟石砌的房子被刷成了赭石色,樓房為三層,門窗都很小,石墻卻異常堅固。門前有一盞簡陋的鐵燈,一個有蓋的井臺。墻邊立著“但丁故居”的意大利文的牌子。偉大的但丁就在墻上伸出的一塊石座上望著我們。這尊青銅雕像只塑了頭及胸的一部分,不過50厘米的高度,清癯瘦削,眼眶深凹,目光渾濁暗淡的但丁,似乎在向參觀者們傳遞著他幾個世紀偉大的憂郁和痛苦。

 

介紹人說這里一切都是當時的原貌,幾百年來沒有改變過。決不改變原貌,這是歐洲文物保護最重要的原則。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就是但丁的故居。

 

 “這就是‘中世紀的最后一位詩人,同時又是新時代最初一位詩人’(恩格斯語)的故居嗎?”我不敢相信地問。

 

“是的,不信你可以問他。”導游笑著指指墻上的但丁雕像。

 

我雖然讀過但丁的《神曲》,對但丁的了解也僅僅停留在作品上。今天當我站在但丁故居前,不知怎么的,首先想到的是他曾經傾心熱戀的鄰家美麗少女貝阿特麗采。那么,伊是住在但丁的左鄰還是右舍?他們是如何相識相戀的,是少年維特式,還是柏拉圖式,抑或是普希金式的愛戀?盡管但丁這一段偉大的世紀愛戀在歐洲文學史上說得含含糊糊,但這位美麗的鄰居過早的夭亡,確實激發了但丁的創作沖動,使他詩情噴薄而出,一口氣之下寫了30首情詩。嘖嘖!千萬別小看了這些情詩,歐洲文學史上稱這是向中世紀禁欲主義宣戰的作品,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愛情的力量有時是可以影響世界的走向。這是真的。

 

但丁的愛戀是夭折了,但作為詩人的但丁的政治活動卻日益活躍,在他30歲時達到鼎盛。這一年,但丁被選為佛羅倫薩的行政官之一。在貴爾夫黨分裂為黑白兩黨時,但丁毅然站在白黨一邊,極力反對教皇干涉佛羅倫薩內政。雖然但丁有匡世濟民之心,雄心勃勃極力想引導佛羅倫薩擺脫教皇的控制,但他很快就被教皇支持的執政黨——黑黨沒收全部家產,并被驅逐出境。

 

文人從政以悲劇結局為多的重要原因是他們不愿意出賣自己的靈魂,“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但丁再偉大也跳不出這個宿命之圈。

 

一個陰雨綿綿的清晨,但丁被當局驅逐出了佛羅倫薩。

 

黑黨并沒有因此罷手,就在但丁流放異地時,又被當局缺席判處死刑。這個荒唐的判決,幾百年中都成為歐洲的笑柄。

 

肉體和精神的折磨并沒摧垮這位反對神權的詩人,相反他創作的火焰從此爆發,一口氣寫出了《饗宴》、《論俗語》和《帝制論》等一系列的宏篇巨作。而且在他去逝時完成了偉大史詩作品《神曲》,“嘩”地一下拉開了歐洲文藝復興的序幕。

 

1321年,56歲的但丁客死異鄉拉韋納。據說他從被驅逐后就再也沒回過佛羅倫薩,甚至未曾回頭遙望過自己心愛的家鄉,盡管拉韋納到佛羅倫薩只有短短的百余公里。

 

從一個背著死刑十字架的囚犯成為一個歷史巨人,但丁付出的是生命,留下的是不朽的魂靈。

 

據說馬克思很喜愛但丁的作品,稱他是“佛羅倫薩大詩人”。恩格斯更是毫不含糊地評價道:“(意大利)封建的中世紀的終結和現代資本主義紀元的開端,是以一位大人物為標志的。這位人物就是意大利詩人但丁。”

 

事情就是這樣奇異。

 

很快,佛羅倫薩就為排斥和摧殘但丁感到追悔莫及了。

 

為了洗掉這種恥辱,佛羅倫薩的市政長官親自去拉韋納負荊請罪,欲把但丁遺骸隆重請回故鄉安葬,但遭到拉韋納的嚴辭拒絕。為此,佛羅倫薩深感內疚,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低三下四的請求,拉韋納終于同意佛羅倫薩在但丁的墓前點燃一盞長明燈,燈油費由佛羅倫薩支付。一盞燈油能有多少錢呢?這是佛羅倫薩在用一粒火焰,一絲光亮,永久地溫暖但丁那被損害被冰冷的心,也是佛羅倫薩向世界表明他們內心的深深歉意。

 

我從墻上那尊塑像上似乎看到,但丁的心并被有溫暖,不僅仍然是憂郁和痛苦的,甚至還聽到了但丁確一句震聾發聵的生死絕唱: “ 走自己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但,這并不妨礙佛羅倫薩對但丁的熱愛與追捧。

 

幾百年中,佛羅倫薩不僅精心呵護著但丁的故居,陳列著但丁的一切作品、文獻和實物,而且在佛羅倫薩為文藝復興的名人排序時,但丁永遠排在第一,即使是在圣十字教堂內安置了200多位曾經名揚天下的重要人物的靈柩和靈位之后,也只為但丁塑了銅像,并且安放在大門前,讓他那不可撼動的鼻祖地位赫然而立。

 

既然遺骸不能歸來,那就讓大師的靈魂在此永恒吧。

 

這就是佛羅倫薩——安放大師魂靈的地方。

 

 

 

 

郭憲偉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南充市作家協會原名譽主席、南充市文聯副主席。長期從事文化藝術工作,曾發表小說、散文、詩歌、劇本等文學作品200余萬字,出版《市井俗人》、《天地蒼茫》等文學著作8部,獲“全國孫犁散文獎”及其他省、市級文學獎若干。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福彩中大奖在哪里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