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微電影
《中國微電影短視頻 (2018) 發展報告》(六)
人氣:6115    發布時間:2019/8/1

隨著2013年4G牌照正式發放,新浪秒拍、騰訊微視、美拍等短視頻平臺相繼出現,活躍用戶數不斷增加,市場規模持續擴大。2016年直播興起后,短視頻產品種類開始多樣化發展,短視頻平臺正式進入井噴式發展階段,市場規模和用戶規模猛增。 隨之而來,微電影短視頻領域亂象叢生,從引起公憤的兒童 “邪典視頻”,到今日頭條、快手等傳播有害內容,給監管和執法帶來新問題和挑戰。 


對此,相關監管和執法部門推出系列有力舉措,對微電影短視頻違法問題進行治理。2018年3月22日,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了《關于進一步規范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的通知》,對短視頻涉及的內容和版權違法問題進行規范。4月,國家廣電總局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 “內涵段子”客戶端和微信公眾號。本文以北京市的情況為例,對微電影短視頻的監管和執法問題予以分析。


一 微電影短視頻發展情況及監管特點


(一)微電影短視頻發展的現狀 

國家版權局發布的《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國內短視頻產業已進入快速增長階段,短視頻平臺數量超過100 家,用戶規模突破4.1億戶,市場規模預計2020年超350億元。 短視頻,多指以用戶原創內容為核心, 時長在5分鐘以內的短片視頻。 但隨著短視頻平臺的不斷涌現,平臺間為了爭奪用戶注意力、搶占用戶碎片化時間,短視頻時長從原來的5分鐘到1分30秒、57秒、15秒甚至6秒,不斷縮短。與短視頻一同井噴式發展起來的還有微電影。區別于傳統電影,微電影通常是指“微(超短)時放映”、“微(超短)周期制作”和“微(超小)規模投資” 的視頻(“類”電影)短片。微電影通過各種新媒體平臺播放,可以在移動狀態及碎片化時間下觀看,并且具有完整的策劃和系統的制作體系。微電影具有完整的故事情節與敘事,它具備電影的所有要素:時間、地點、人物、主題和故事情節。從主題方面來看,涉及時尚潮流、公益教育、商業定制、幽默搞怪等主題,既能夠單獨成篇,也能夠系列成劇。 


(二)2018年微電影短視頻監管執法情況 

在文化行政執法領域,以短視頻和微電影為代表的網絡視聽節目領域的違法違規行為,一直占有很大比重。根據統計,自2016年1月至2018年9月,北京市、區兩級文化行政執法部門依據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 立案并做出行政處罰491起,其中2016年共251起、2017年共149起、2018年前三個季度共91起。 兩個案由占據絕大部分:一是未經批準擅自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二是提供的視聽節目內容含有違法違規或違反社會公共道德內容。 

從監管角度看,短視頻體現出如下特點:①短視頻制作簡單,門檻低。短視頻只需依靠智能手機即可完成拍攝,長度短、傳播快,可隨時拍攝、上傳、分享。由于用戶注冊的簡單快捷以及拍攝輔助程序的廣泛應用,短視頻從制作、加工到傳播已不存在專業門檻。②用戶參與度高,社交屬性強。短視頻用戶兼具視頻 “傳播者” 與 “接受者” 雙重屬性,以即時拍攝、及時分享為特性的短視頻創造了新的社交語言形態。如通過秒拍制作的短視頻發布至微博僅需2秒左右, 且具備轉發、評論、分享、點贊等功能,豐富了社交表達的語態,對年輕人有很大的吸引力。③內容集中度高,用戶黏性強。短視頻平臺依靠算法機制推送用戶感興趣的話題,借助娛樂化內容吸引用戶點擊,通過限制視頻拍攝時長及自動播放下一視頻的設置,延長用戶停留時間,依靠與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互動,增加用戶黏性、獲取流量。④隨著社交網絡視頻化、短視頻平臺社交化趨勢日益明顯,短視頻平臺已成為繼 “兩微一端” 之后,新的重要信息傳播渠道,目前此類平臺已經展現出較強的政務傳播價值。⑤短視頻與直播、社區化運營正逐漸結合。以抖音為例,它雖然是一款直播平臺,但其運營以音樂為切入點,搭配舞蹈、表演等內容的創意表達形式形成15秒短視頻,通過“不可預知下一秒”的直播刺激,吸引眾多年輕受眾群體;另外,社區化特征明顯。抖音里分舞蹈派、創意派,共同的特點是都很有節奏感,各自組成圈子社區,各個圈子有自己的內部文化和 “暗語”,網紅會時常與圈內好友互動、轉發,抱團傳播明顯。從監管角度看,微電影的特點在于:一方面與傳統電影投資相比,微電影投資較小,所需設備也相對簡單,進入門檻相對較低,拍攝、制作人員素質參差不齊。另一方面,與短視頻不同,微電影的播放占用流量較大,其傳播必須依賴愛奇藝、優酷、騰訊等傳統視頻平臺,轉發、評論、分享、點贊等社交功能也多通過平臺完成。


二 2018年微電影短視頻監管執法的突出問題


(一)色情、低俗內容反復出現色情內容一直是視頻行業的頑疾。

含有這些內容的視聽節目,可以短期內迅速帶來點擊量。 由于執法力度的不斷加強,在北京市所屬的網絡直播和視聽節目平臺上,明目張膽直接制作和傳播色情視頻的現象已經杜絕。但仍有一些制作和發布者愿意以此為噱頭,上傳、分享色情視頻,而一些視頻平臺落實主體責任不力、疏于審核,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如2018年3月,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執法人員依法對某視頻公司進行檢查時, 發現該公司網站上提供了含有色情內容的互聯網視聽節目;2018 年5月,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執法人員對北京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營的手機APP “波波視頻” 進行行政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通過手機APP “波波視頻” 提供含有色情內容的互聯網視聽節目供觀眾在線觀看。在一些手機 APP上,短視頻往往與色情文章一并使用。2018年9月,執法人員依法對北京某公司經營的APP進行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單位于2018年5月至2018年9月,APP登載含有宣揚色情內容的小視頻。 針對上述違法行為,執法部門除責令其立即刪除相關文字、視頻外,對三家公司都給予了高限行政處罰。


(二)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視頻影響惡劣 

無論是短視頻還是微電影,未成年人都是重要的消費群體。相對于成年人, 未成年人社會認知能力弱、模仿性強,對網絡有害信息的抵御能力較差,這一領域也是社會關注的焦點。近年來,視頻領域的違法違規行為出現逐漸與直播、游戲、小說等結合起來的趨勢。最典型的就是2018年初的兒童 “邪典視頻” 事件。兒童 “邪典視頻”,是指動畫制作公司將兒童熟知的卡通人物進行包裝,將其打造成血腥暴力或軟色情內容,甚至是虐童的動畫或真人小短片。這些視頻傳遞錯誤認知,教唆誘導未成年人模仿,將少年兒童喜愛的小豬佩奇、米奇老鼠、 蜘蛛俠、艾莎公主等動畫形象進行二次加工,使其故意充斥大量的色情、虐待、 恐怖、血腥暴力等內容。兒童“邪典視頻”在國外曾引起高度關注,被稱為“艾莎門”(因為 《冰雪奇緣》 里的艾莎公主是這類視頻中最常出現的主角)。

2017年7月,《紐約時報》 報道了這一情況,引起全美關注。 在社會各界的強烈抗議下,YouTube開始大規模封禁此類賬號,下線該類視頻。 截至2017年11月,超過50個相關頻道、15萬個視頻已被YouTube刪除。2017年底到2018年初,兒童 “邪典視頻” 通過東南亞傳入我國,在一些視頻網站上以卡通片、兒童劇、木偶劇為包裝傳播擴散。 孩子、家長在觀看正規視頻時,網站通過計算機算法會自動推薦含有上述內容的視頻,因此對此類問題很難防范。2018年1月22日,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會同市網信辦、市公安局網安總隊、市網絡文化協會聯合召開 “北京市網絡游戲專項整治工作會”,50余家網絡文化企業負責人共同簽署倡議書,發布《關于查禁“兒童邪典視頻”工作的緊急通知》。針對此類視頻的特點,采取了四項措施。對包含“邪典”內容的視頻進行下架,將與 “邪典” 內容相關的詞語進行屏蔽,停止運營涉及 “邪典” 內容的游戲,禁止企業通過 “兒童邪典視頻” 進行營銷等,凈化網絡空間。按照工作部署,北京市文化執法部門加強巡查檢查,對社會影響大、行業排名靠前、舉報數量多的340余家網絡文化經營企業進行拉網式排查,迅速清理 “邪典視頻” 及游戲產品。專項行動期間,共清理 “邪典” 類非法鏈接210余萬條,對清理不及時的網站予以立案。累計做出行政處罰48起,罰款80余萬元,社會反響良好。


(三)惡搞經典和英雄人物等違反社會公德內容屢有發生

惡搞是一種亞文化,產生于網絡環境,指通過肢解、挪移、夸張、變形等方式對原資源進行改編,達到娛樂的效果。部分網絡惡搞作品是多元表達的體現, 部分惡搞作品肆意顛倒黑白,丑化英雄烈士,嘲笑經典作品,觸碰社會底線,令人無法接受, 惡搞 《黃河大合唱》 視頻屬于此類視頻。除此之外,紅色經典作品遭到惡搞,如《長征組歌》《閃閃的紅星》等都曾在網絡上被惡搞。除了紅色經典,一些英雄烈士也被肆意惡搞。紅色經典、英雄烈士具有重要的社會價值, 是一個國家的神圣財富。對經典作品以及人物形象的惡搞,違反了社會公共道德, 理應受到查處。2018年上半年,“暴走漫畫” 由于在“今日頭條”平臺中發布含有丑化惡搞董存瑞烈士和葉挺烈士的作品《囚歌》,以及通過其自營網站經營丑化惡搞董存瑞烈士的網絡動漫產品,被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查處。“今日頭條”平臺由于未落實主體責任,傳播含有丑化惡搞英雄烈士的視頻受到了高限行政處罰。同時,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組織相關企業按照 《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和《網絡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排查清理涉嫌違法違規內容,對涉及英雄烈士題材的互聯網文化產品進一步嚴格內容自審,嚴防同類問題再次出現。各主要互聯網文化單位共下線涉嫌違規視頻6萬余條,清理有關信息1.7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8030個。


(四)其他問題 

除了上述內容問題外,2018年微電影短視頻監管執法領域還存在其他方面的突出問題,也應當引起高度重視。一是無證 “裸奔” 現象普遍存在。受制于審批條件的限制,目前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網站數量相對較少, 大量運營短視頻和微電影的視聽節目網站沒有獲得相關許可。與此相對應的是, 目前網絡視頻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一個熟練的操作人員在十分鐘內就可以建立一個視頻網站。技術門檻降低,但許可相對稀少,社會需求又普遍存在,這些因素客觀上造成無證網站大量出現。這些網站往往脫離政府監管,在內容上出現問題的概率相對較高, 一些網站基本沒有落實實名認證、 內容審查等工作要求。在北京文化行政執法部門查處的未經批準擅自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的案由中,此類企業占有較大比重。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福彩中大奖在哪里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