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何朝禮
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追逐浪花,更應探究海底 ——阿來寄語青年作家:叩問良知,誠實寫作
人氣:7075    發布時間:2019/11/1

     “你總是去大海邊追逐浪花,卻不知大海的力量來自哪里,那最后只會兩手空空。還是要深入到產生浪花的壯闊的大海深處,這里也許冷漠孤獨,卻也潛藏驚濤駭浪。”10月28日,在四川省青年作家創作會議上,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阿來發表了激情飛揚的開幕致辭和啟迪創作的結束演講。


  繼《塵埃落定》在2000年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之后,阿來又于2018年憑中篇小說《蘑菇圈》拿下第七屆魯迅文學獎,在中國文壇,這樣的“雙冠王”并不多見。阿來的演講讓許多青年作家表示“茅塞頓開、受益匪淺”。


01文學改變生活 建構情感世界和未來人生


      與會的全省132名青年作家交流了自己在創作中的收獲和喜悅、瓶頸和困惑,有的青年作家發問,今天這個時代最后的手工業者———孤獨的鞋匠都歇業了,孤獨的作家還能走多遠?阿來指出,文學改變著我們自己的生活,建構了豐富的情感世界、審美世界乃至未來的人生,作家的性質決定了還是要用很孤獨的很沉靜的狀態延續下去。作家創作雖然是個體的孤獨的, 但我們有很多的同類,如同國際共運史所說的,只要聽到《國際歌》那熟悉的旋律,就能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種族中找到自己的同志。通過文學的召喚,把大家聚集在對審美的憧憬中來,這是共同點。


  魯迅先生曾為青年的擔當作過這樣形象的描述:“青年所多的是生力,遇見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見曠野,可以栽種樹木的,遇見沙漠,可以開掘井泉的。”對此,阿來作了進一步闡述:“在文學這一行業中,青年作家理當是這辟地、植樹、掘井開泉的人。事實上,從‘五四’運動開始,青年寫作就是中國現代和當代文學中活力奔放的先鋒。無論是革命戰爭年代還是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一代又一代青年作家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站在時代的前沿,在不斷探索和創造中譜寫了壯麗的青春之歌。”


  1986年全國青創會,巴金先生致辭說:“青年作家們, 前面有燈光,路上有泥水,但是四面八方都有關切的目光, 整個民族同你們一起前進。你們丟開顧慮,不用膽怯,大膽地想,勤奮地寫,把自己心靈中最美好的東西全寫出來……”阿來認為,今天回顧巴金先生這份溫暖的囑托,表明縱然創作是一件需要獨自面對的事情,但這絕不是孤軍奮戰。


  “文學可以有各種各樣的形式,武俠的、言情的、穿越的等等,但還有一個共同的東西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我們把它叫做主流。”阿來說,中國從《詩經》時代起,便書寫下愛情要美好、對國要忠貞、做人要有理想等主流價值觀,世界各國文學薈萃的人類智慧,也都回應了國家、民族生存發展的需要。抵觸主流,其實反映了現在部分年輕人害怕成長、害怕面對真實、害怕承擔的一面。阿來用形象的比喻強調了建構情感世界和未來人生的重要性,“原本這有個不令人滿意的房子, 然后我們把它拆掉,但拆掉房子是本意嗎?如果我們拆掉了舊房子, 但并沒有建一個超越過去的新房子, 那我們要住在瓦礫堆里嗎?”他說,當代青年不能只知道發泄不滿, 還要尋找并建構適應時代的“新房子”。

02 文學創作源泉 來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歷史、文學、人文有個恒定的東西,面對紛繁的現實語境,當代青年作家如何撥開迷霧,創作出佳作呢?“在當下時代,日新月異的科技,改變了我們現實生活的面貌、生活方式,改變了我們跟世界鏈接的方式。在這種情況下,文學從業者,要精準捕捉生活的真實,表達出文學更本質的東西,就遇到了空前的困難。但不管怎么樣,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必須相信,文學有一個恒定的東西。不管你從事什么樣的文學,不管你怎么寫,寫什么,如果你有志向努力進步的話,我想分享的就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在阿來看來,熱情地向生活學習,向人民學習,向人類共享的文學經典學習,向著傳統博采眾長,能夠幫助青年個體打開自己、超越自己。


  “制約作家創作的一個很大因素是語言的表達。”阿來說,文學不能被表面的現實所綁架,一味追求短暫的泡沫式的現實,就不能尋求語言的氣韻,語言表達就蒼白無力。寫詩的人應該研究中國詩歌的語言、語聲,今天我們對這種聲音是缺失的,發出的只是喑啞的聲音,我們追求新的變的東西太多,浪花是新的,但追浪花能追到什么?還不如返回浪花的本源去追尋。語言表達出現的問題就是學習不夠、讀書不夠、知識不夠。寫鄉村的作品要有鄉村的知識,寫脫貧攻堅要有脫貧攻堅的知識。有的作家也深入了生活,但收效甚微。深入生活如果沒有一點發現,就等于沒去一樣。


  阿來曾說, 作家只有“上天入地”,作品才有分量。但對于一些作者來說,今天很多常識性的東西,他們并不打算真正去了解,去實踐。不這樣做,就把自己處于懸置狀態,老百姓的話叫“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知識儲備不夠,認知水平低下。創作不能光靠天分,不能坐等靈感降臨。過去說“生活氣息不濃,現實感不強”,現在叫“不接地氣”。有人說我不也是下鄉了嗎?我們都下鄉了,但為什么別人看到的你看不到?別人感動處你不感動?只能說深入得不夠,說明我們的深入生活還是形式主義。


  阿來說,他到一個地方,當地的主人會問有什么要求。他第一個要求就是看當地的縣志、 政協的文史資料。為什么?因為到了一個地方,對這里的族群怎么來怎么去,當地的文化怎么形成,必須先有了解。只有這樣,才跟當地干部群眾說得上話,說得上推心置腹的話。


  《塵埃落地》里對腐爛人頭里種罌粟的描寫,《三只蟲草》 里對桑吉挖蟲草的描寫,《蘑菇圈》 里人類對高原松茸等的過度開采的描寫,《攀登者》里對攀登珠峰的描寫,等等,阿來如果沒有對典籍、資料的掌握,沒有對相關知識的占有,沒有蹲點細致的觀察,這些精彩的文字是無法站在讀者眼前的。

03文學產生力量 要對自己寫的東西有信仰

    文學可以產生推動社會前行的力量。阿來說,青年作家要為自己從事的創作事業感到驕傲和自豪。這種向文學致敬的莊重儀式, 將深植于大家的青春記憶, 永不止息地鼓舞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作家珍愛文學,叩問良知,誠實寫作。
阿來表示,文學最根本的是人性,美的丑的都是人性。我們要在作品中體現出審美的光芒、認知的力量、智慧的創造,要對自己寫的東西有信仰,信也是力量,信與不信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效果。


  “100年前的那群‘新青年’創造了歷史, 我們今天的文學和文化, 依然走在他們的延長線上。從這個意義上說,就文學而言,青年寫作的今天正預示著我們文學的未來。當前,在新的歷史時期,如何深刻體會新時代賦予我們的神圣使命, 如何深入探討文學回應偉大時代的豐盛饋贈和艱巨考驗, 需要青年作家們以新的擔當砥礪思想,凝聚共識。”阿來對新時代的青年作家寄予著厚望。


  阿來指出, 我們從事文學的動機要善, 對社會對人都應是建設性的。要通過美的形式、美的過程表達語言之美、情感之美、理想之美。當文學的召喚的聲音響起時, 你就會孜孜以求, 就會成為在文學上有成就的人,在文化上有建樹的人。

信息來源:南充晚報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福彩中大奖在哪里领